有奖连载|百万畅销黑色悬爱小说《知更鸟女孩》第十弹来咯!

原标题:有奖连载|百万畅销黑色悬爱小说《知更鸟女孩》第十弹来咯!

21 倾 诉

眉山滔江电子设备有限公司

过了一周她才对加比掏心掏肺。

当然,不是像可怜的医生那样掏心掏肺。

一天夜里,外面下着雨——佛罗里达大雨。雨滴像钢珠一样噼里啪啦地砸在船屋的顶上和船舷上。这场雨,像这里的每场雨一样,必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。大雨过后的潮湿空气会凝重得连斧头都劈不开。但是现在,雨神仿佛喝多了,正不顾一切地发着酒疯。

有过圣诞夜里的那次对话,两人之间好像出现了罅隙。表面上她们并没有闹翻,更不至于恶语相向大打出手,虽然米莉安更希望那样。这是更微妙的冷战。加比像只猫似的,总是鬼鬼祟祟,用眼睛余光偷瞄她。米莉安需要在火上浇点油,所以她决定把真相告诉加比。

谎言就像撬锁的工具。熟练的老手能用它们轻而易举地打开门。真相也能打开门,只是其力道犹如狂暴的公牛,难免会造成破坏。两种方式,米莉安都有天赋,但撒谎劳心劳神,反倒说出真相简单省事儿。

她只需敞开心扉。

这天晚上,加比坐在沙发上,喝着科罗娜啤酒。瓶子里的酸橙片释放出串串气泡,咝咝地往上直冒。船屋空间狭小,米莉安却很喜欢。也许是因为怀孕的关系,她总感觉这里就像个子宫。很多很多温暖的木头,很多很多枕头靠垫,所有东西都凌乱地挤在一起。你无法在这里跑动,因为抬不起腿。船屋好似一张大床,你在哪里都可以躺下睡觉。仿佛它能包裹你、吞掉你,将你埋在深深的遗忘里。

“你也可以来一瓶。”加比喝了一大口之后说,“书上说孕妇也可以喝啤酒,只要不喝醉。”

米莉安坐在船屋上芥末黄色的活动躺椅中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她膝盖顶着胸口,双臂抱着膝盖。她知道要不了多久她就再也别想做出这个姿势了,因为肚子里的那个寄生虫会一天天变大。这会儿,她从两个膝盖之间注视着外面。

“啤酒难喝得要命。”米莉安说,“像猫尿。我宁可喝红酒,那样起码显得有品位,因为人们常说,红酒是装在杯子里的忧伤。你看过介绍威士忌的东西吗?孕妇能不能喝?龙舌兰呢?如果我在里面加点橙汁是不是就没问题了?”

加比探询似的瞥了米莉安一样,仿佛她不确定米莉安是不是在开玩笑。(米莉安心里想:我没开玩笑,给我倒杯威士忌吧,我要威士忌。)“我那本书上没说。”

“书?什么书?”

“《孕期完全指导》。”

“你买了本书。”陈述,而非疑问。

“是,我买了本书。”她的鬃毛已经竖起来了,很好,“怎么了?”

“怀孕的又不是你。你也不是我妈。你自己都没生过孩子。”

加比坐直了身体,就像闻到捕食者气息的小动物。“我知道。那又怎样?”

“那又怎样?我是想说——”

“你想说这一切都和我没关系。”

“怎么会没关系呢。你是见证人啊。当时你在,现在你也在。你脱不开关系。”

“但关系还没有硬到可以买本书。你希望我留下来帮你,但不希望我成为这个孩子的亲人。”

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加比始终直挺挺地坐着,砰的一声,她把啤酒放在起码有半个世纪那么老的咖啡桌上,瓶子里冒起大团泡沫,甚至从瓶口溢了出来,但加比毫不在意。

“好。”加比说,“非常好。”

“你干吗非要和这孩子扯上关系呢?加比。我现在还不想给你贴什么标签。这不是你的孩子,我也不想要你负什么责任。我甚至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来。你听着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——”但加比不想听,她好像钻进了牛角尖。

“我不想置身事外做个旁观者。正如你刚才说的,我在这里呢,不是吗?”

“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在这里?”

“因为我爱你啊,你这个白痴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而且我相信这个孩子能活下来。你能让他活下来。我了解你,米莉安。”

“就像我能让我妈妈活下来那样?还有格罗斯基?路易斯?”

“米莉安——”

“路易斯死了。我救不了他。”

“我知道,对不起,我的意思是——”

“没关系。”她仍然把头扎在两个膝盖之间,用腿紧紧挤压着自己的脸。她的腿凉冰冰的,脸也凉冰冰的。阴云笼罩着她,无形的手试图把她拖向荒凉且无穷的绝望。但她偷偷往外瞄了一眼,加比的表情拯救了她。那是充满希望的表情,与她们周围令人窒息的现实截然相反。加比黑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光彩。终于,藏在心底的话自发地从嘴里冒了出来——她的脸被膝盖挤压着,所以说话有点含含糊糊,但她说出来了。“我需要你。行吗?在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我需要你陪着我。”

“什么?”加比探身过来,“不好意思,我没听清。”

米莉安重复了一遍。“我需要你——”

“不行,你把头抬起来。你嘴里像含着豌豆泥似的。”

米莉安抬起头。“脸埋在两腿之间,多好的黄笑话素材,不过出于对你的尊重,这一次我决定不开玩笑。”

“有话快说。”

“我、需、要、你。”米莉安一字一顿,就像拿叉子敲一个高脚水晶杯,叮叮叮,“在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我需要你陪着我。这是我的真心话……不管结果如何,不管这孩子是生是死,不管将来会变成什么样,我都需要你。”

“我不会走。我也需要你。”

她们在沉默中坐了一会儿。随后加比向后仰躺,伸展双腿,并用光脚去搔米莉安的小腿。她把酒瓶斜过来,表情色眯眯的。

“先是腋窝,”米莉安说,“现在又改恋足了?”

“我对你的腋窝和脚不感兴趣。”她的脚趾一点一点地往上移动,一直爬到米莉安的膝盖上。勾一勾,蹭一蹭,“我喜欢的是你。这是咱们的二人世界,我们想怎么鬼混都可以,就像我们是世界上最后的两只小兔子。是谁说把脸埋在两腿之间的?”

米莉安用手指轻轻玩弄着加比的脚,感受着连接脚趾的一根根骨头。

(像小鸟的骨头。)

“我是孕妇,你不会喜欢的,我现在是头可怕的野兽。”

“你怀孕还不到十周呢。胎儿才一丁点儿大。”

“你瞧,我已经胖了一丁点儿了。”

“矫情。闭嘴。”加比重新把啤酒放回咖啡桌,依旧放在之前溢出的那摊水上。她站起身,走过来,弯下腰,吻上米莉安的嘴。她的嘴唇十分柔软,灵巧的舌头像如入无人之境的侵略者伸进米莉安口中——

(入侵者。)

两只手滑向米莉安的腰部,手指从两侧向后探寻,最终在背中央相遇。稍一用力,她把米莉安扳了起来——

米莉安的手找到了加比的脸,捧着它——

(一张疤痕组成的网。)

(一面破碎的镜子。)

(药品柜。)

(自杀。)

该死的!

加比在笑,咧开的嘴像把邪恶的镰刀,眼睛里激荡着情欲。但米莉安咬了咬牙,低沉地呻吟一声说:“我得告诉你一件事。不,实际上是好几件事。”

“现在?”

“现在。”

加比扫兴地叹了口气,挪开身体。她坐在沙发扶手上,不解地问:“你就不能等到快活之后再说吗?”

“不行,我怕我等不了。”

“这么重要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你说吧。”

“全部?”

加比摆出一副放马过来的姿态。“全部。”

“我……我知道我是怎么怀孕的了。原本我是不可能怀孕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我……呃,是这样的。我杀了哈里特·亚当斯后,有可能获得了她的某种超能力。她好像有自愈的力量,在线留言受伤之后总能自动痊愈,而我……”她皱着眉头,心里有些纠结,或许现在还不是解释她为何要吃掉那女人心脏的时候,“我怀疑我也拥有了那种能力。”

“哦……你胳膊下的伤口。这就说得通了。”

“是。”米莉安挽起袖子,露出上臂,只见二头肌上有一道隐隐约约的伤疤,“看到这条疤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是我昨天夜里割的。当时皮开肉绽,鲜血直流,可是现在你看。”

加比俯身趴在她的胳膊上仔细观察,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。“这看着就像……几年前的。甚至像小时候的旧伤。”她用手戳了戳,米莉安急忙抽回胳膊,不是因为疼,而是因为痒。她怕痒,被人胳肢比要她的命还难受。“对不起。”

“所以,我怀疑是哈里特的超能力治好了我,让我能够成功怀孕。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流产,但灵视证明我没有流产。”

“天啊,米莉安,这——这是好事啊,对吧?简直是奇迹。”

“可以这么说,毕竟我现在还没有流产。”米莉安犹豫了下,“还有件事。”

“是我想知道的吗?”

米莉安摇摇头。“不是,正因为此我才要告诉你。你知道入侵者吗?我看到的那个东西?又像实体又像魔鬼的存在,谁知道该死的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但他变厉害了。我之前跑路时开的是辆救护车,知道为什么我能搞到车吗?因为司机杀了押送我的警察,然后自杀了。”

“天啊,米莉安,你从来没告诉过我。”

加比的那一吻,在米莉安嘴里留下了科罗娜啤酒的味道。短暂的甜蜜冲淡了回忆的恐怖,却为她的讲述增加了一丝陌生色彩,仿佛那是别人的故事。“问题是,他已经不是他自己了。他被……被附了身,被入侵者附了身。我之所以知道,是因为入侵者会用一种很特别的方式挑衅我。那浑蛋非常与众不同,但我知道是他,而且他很愤怒,因为我的怀孕,还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摆脱诅咒的方法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加比说,显然她还是有点蒙。

深呼吸,米莉安,全说出来。

“上一次在医生那里的时候,我……我们走的时候医生碰了我的胳膊。我看到他的死亡场景了。”

“很糟吗?”

“很糟。”

“有多糟?”

“你杀了他。”

加比不屑地笑了一声,但见米莉安一脸严肃,她不由得蹙起了眉。“等等,你不是开玩笑?我干吗要杀他啊?”

“你不会,尤其不会那么残忍。你用一把手术刀扎他、折磨他,把他开膛破肚。关键是,行凶的并不是你本人,是那个魔鬼,那个入侵者。”

“我……我没听明白。”

“他附了你的身。”

她看到了加比恍然大悟的过程,就像一团乌云遮蔽晴朗的天空。“和救护车司机一样,还有那个警察,天啊。”加比惊呼。

“情况越来越糟了。”

“我有点想不通。”加比抓耳挠腮地说。

“我想我明白你为什么会自杀了。你说的没错,你绝对不会自己吞药。”

加比的表情说明她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缘故。“可如果我被附身……”

“对。”

加比的双眼泪光闪闪。“我不想被附身。这……这太不可思议了。也许是你搞错了,也许这一切都不是真的。”

“是真的,我没搞错。我就是知道。”

“哦,该死!”泪水溢出眼眶,一滴一滴,滚过疤痕形成的沟沟坎坎。“该死!”

“这就是所有的坏消息了。”

“都这样了,哪里还会有好消息?”

“还真有。因为,如果是入侵者操纵你做出了这一切,那我就可以阻止他了。”她能感觉到心脏在胸口狂跳,仿佛一个小小的拳击手在那里对着沙包练拳,“我能保住你的命,只要我先除掉他。”

“除掉入侵者?”

米莉安点点头。“除掉这该死的入侵者。”

22 激情碰撞的小兔子

她们像世界上最后的两只小兔子一样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狂欢。

它的潜台词:也许全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,我们的其他同类都死了,过不了多久我们可能也会死。所以,不需要保证,不需要承诺。它还包含另一层意思:不甘。她们还拥有未知的潜能,还有活着的机会。欲望的潜能在身体里涌动。既然还活着,就好好享受。所以她们才能不顾一切疯狂至极。因为不管明天会怎样,不管什么样的命运在前面等着,她们至少还有希望,还有其他可能。两个肉体紧紧缠绕,纵情翻滚。对于已经遭遇的和即将遭遇的随便什么样的厄运,她们都敢于目中无人地朝它竖起中指。

这场肉体的大战充满了愤怒的气息。它像是复仇,不是针对彼此——不,她们怀着同等的愤怒。复仇的渴望使她们的心更加靠拢。皮肤摩擦着皮肤,牙齿温柔地撕扯着下嘴唇,手死死抓着对方,恨不得掐进肉里,只为了让对方靠近自己,仿佛只要有足够的热量和力量,她们就能合二为一。两只凤凰在热情的火焰中比翼双飞。

这场游戏就像一首歌,在轻柔舒缓中展开,随后一点一点呈螺旋状冲向高峰。一时间,吉他,鼓啊,铙啊,钹啊,纷纷加入,炮声隆隆,房倒屋塌。

她们忘记一切。它是声音,是汗水,是拖着口水的嘴巴吻过肌肤。雨声是鼓点,是心跳。海洋是动作。犹如大炮轰鸣,她们尖叫、颤抖,继之而来的平静,耳朵里依旧在鸣响。

她们筋疲力尽,心满意足,像两条蛇缠绕着躺在船舱里,最后打破沉默的是加比。

她说:“我们能做到。”

“我们能做到。”

“求你告诉我你已经有主意了,是吗?”

“我有主意了。”米莉安说。她依旧喘息着,亲吻着加比。她从脸前撩开一绺湿漉漉的头发。

“什么主意?”

“天一亮我就打个电话。这就是我的主意。”

公告栏

参加上期留言活动的获奖者,是微信昵称为“老耗子”的朋友,请获奖者在本文之下留言你的 白马时光中文网账号ID以及你想看的书籍,点击二维码长按可试看:

原标题:搞笑GIF趣图:朋友介绍的相亲妹子,我真的心动了

原标题:哈尔滨一女子马路上被刺,不幸身亡

领峰贵金属直播间陈俞杉老师:关注次低的稳定性

  年销售额4亿元的格兰富水泵(无锡)有限公司9日当天仅用自来水4吨,相当于日均用水需求量的40%。“3个屋顶雨水回用项目和1个喷漆废水回用项目,让公司减少对可利用水资源的占用。”公司工程师季晟说。据市水利局新出炉的数据,我市节水行动成效喜人:2019年我市万元GDP水耗全省最低,为22.95立方米/万元,较2015年下降24.27%。

凭借直播卖货,27岁美妆博主李佳琦如今年入千万。   视觉中国图

posted on 2020-04-17  admin  阅读量:

最近更新

友情链接

版权信息

Powered by 达孜峥却药业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